政和县 临沧市 永清县 年辖:市辖区 无锡市 丁青县 忻城县 六盘水市 石渠县 如皋市 琼海市 兴文县 绥江县 稻城县 仁寿县 横山县
天津大学否认抵制 罗晋唐嫣 电脑被盗喊话小偷 蓝洞起诉堡垒之夜 梁朝伟道歉卡片 付辛博婚后首现身 陈乔恩自曝体重

何冰:年轻时害怕困难,中年则渴望困难

标签:正邪 象棋棋谱精选万部安卓

2018-6-3 6:30:06 来源:城市新闻资讯网

一棵菜——我眼中的北京人艺作者:方子春 宋苗出版社:中信出版社定价:88元
一棵菜——我眼中的北京人艺作者:方子春 宋苗出版社:中信出版社定价:88元

《窝头会馆》剧照(摄于 2009 年),何冰饰苑国钟
《窝头会馆》剧照(摄于 2009 年),何冰饰苑国钟

  何冰站上舞台,就脚下一块儿是亮的,面对着台下黑乎乎的一片,好像一个大黑窟窿似的。窟窿里有一千多张脸,静静地坐着,用一千多双眼盯着你 , 审视着台上的自己。他怎么想都觉得不公平,这太可怕了?:盟埔桓鋈斯碌サ乩吹秸飧鍪澜缟?,你要开始自己生活了。

  一句台词,7分钟表演,老前辈发现“这孩子会演戏”

  何冰从小就喜欢表演这个行当,八九岁时就想当演员。1987 年考入人艺在中央戏剧学院的代培班。1991 年毕业时有 10 名学生分到了北京人艺。

  急于求成的何冰和所有演员一样,进剧院先跑龙套。他在舞台上猛“戳大杆儿”四年(在《蔡文姬》中演群众,站在台上举旗杆,俗称“戳大杆儿”)。此时在院外他已演了一些电影和电视剧,在学校时也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好学生。自我感觉还不错的何冰在剧院这样的境况里还真有点儿想不开。现如今何冰不这么想了,回头看看,这是一个演员成长的正常过程。

  何冰平静地告诉我 :“人呀,不到四十总是觉得自己卓尔不群很了不起。只有用岁月,用时间来打磨一遍,有了经历,见过人,见过事,见过自己的内心,再看看别人,你才知道自己冤不冤。”何冰感慨地接着说 :“我们这一代人太不冤了,我们是时代的宠儿。”是??,看看人艺培养出来的这些青年演员,现在活跃在舞台和影视界的,都是能挑得起大梁的人。我深深地体会到“我们不冤”这四个字的分量。

  在我采访的过程中,几乎每个人都会对我说 :“北京人艺是我第二个家。”同是家里的孩子,北京人艺是不会埋没人才的?:伪诒本┤艘盏幕熬纭独畎住防锱芰?,只有一句台词,喊一嗓子“报——”;在人艺经典剧目《鸟人》中的饰演黄毛,仅仅 7 分钟。可就这 7 分钟让人艺的老前辈发现“这孩子会演戏”。到了 1996 年,何冰熬到工夫了,机会自然也就来了。

  1998年,何冰因小剧场话剧《雨过天晴》获得第十六届中国戏剧梅花奖。得奖后,就像小孩评上了三好学生,多高兴呀,一心想去领奖,天天就等着剧院的通知。结果最后就一天时间了,剧院也没人搭理他?:伪沼谌滩蛔×?,找到院长刘锦云,院长奇怪地看着何冰问 :“你还去吗?”何冰心想,我获戏剧最高奖了呀!但他没说出口。沉默了一会儿,院长低声说 :“哦,去吧,就一天,回来排戏。”他理解年轻人初次获奖的兴奋,谁得点儿成绩不都想让别人夸夸嘛?:罄春伪泼鑫抖戳?,历来北京人艺就拿得奖不当一回事,太多啦。之后的十几年当中,何冰在三十六岁之前,把中国所有的话剧奖都拿到了,梅花奖当时已得了两回。他却再没有为领奖分过心。

  《窝头会馆》中用的酒瓶子,基本五场碎一个

  年轻演员背词就要半个月,对词磕磕巴巴,下了地再找调度,戏都演了几十场了还稀里糊涂没找到北呢。人家老先生不是,一上台就来啦,活灵活现?:伪嫡庖皇?,自己今天也没做到。

  《鸟人》这部戏,当时三爷给杨立新饰演的查理讲京戏,连昆老师开始的表演是大开大合,站丁字步、拉山膀、收腹立腰,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,有板有眼。明眼人一看这几下子,就知道演员有功夫。

  何冰回忆,2009 年,他穿上写有“林连昆”三字的戏服,接演了《鸟人》中林先生饰演过的三爷一角,从这一刻起,何冰正式迈进了北京人艺主演的名单。

  2009 年演出《窝头会馆》,有一天何冰受伤了。《窝头会馆》集中了北京人艺五位重要的演员,何冰、濮存昕、宋丹丹、杨立新和徐帆,何冰饰演苑国钟(苑大头)。戏中有一段戏要扔酒瓶子,基本是五场碎一个。那天何冰估摸瓶子该碎了,想着扔远点儿,没想到一出手瓶子就碎了,血立马就下来了。他赶忙用棉袄一捂,袖口一攥,里面的血立马满了,再转身,血泼了出去。 一下子血流得太多了。对面的宋丹丹一激灵,瞬间就出戏了,她感觉到了危险,担心何冰站不??,只要一晕倒,就关大幕不演了?:伪耸辈辶司涮馔饣?,说 :“丹丹真是好人,突发事件的一刹那,就看出人内心的善良。”他接着讲述。台上的何冰定下神,感觉自己没问题,用眼睛告诉宋丹丹没事。

  之后他坐在皮箱边接着演,边幕站满担心的人。后面四五分钟的独角戏何冰集中精力地演完了。谢幕后,到医院去缝针。回到家已是午夜时分。他回味起刚才四五分钟的戏,感觉太美妙了,怎么演这么好呀……心里怎么这么干净呀……想了一会儿他知道了,因为当时心中没有跟观众抖机灵的杂念,没有逗观众笑,没有自我表现的想法,既不巴结观众,也不巴结戏,只想着静悄悄踏踏实实地把戏演完。这是非常美妙的时刻,因为你受伤了,害怕了,没有产生杂念的机会了。

  此刻何冰才理解于是之、林连昆在台上的荣辱不惊,原来心里是这么一种状态。他想明天一定还这么演,可第二天上台再找状态,结果什么也没找到,昨天的感觉没有了!于是他明白了,原来修为的道路还有那么远,表演的境界还需要修炼。

  我被何冰这位北京大爷连说带比画地侃晕了,听他“呵”“叭”出着响动的描述好似听书。排练场加舞台,熟悉的人和地儿在我眼前活起来,大有身临其境之感。

  我们也都年轻过,生活会教育“小鲜肉”

  我那天是在首都剧场二层的一间小贵宾室采访何冰的,晚上他要演出《白鹿原》,下午剧场里空无一人静悄悄,我问何冰 :“你在外边有那么多机会,收入也多许多,你觉得干演员,在舞台上值吗?”他看着我,说 :“影视的表演,全部的营养来自舞台。没有舞台的锻炼,是不可想象的,说话剧过瘾,就在这儿。”接着他讲了两个小故事,通过这两个小故事让我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戏剧的魅力。

  话说 2011 年演《喜剧的忧伤》,何冰饰编剧,陈道明饰审查官。一天,演出结束后走出剧场就看见几辆警车停在那儿,闪着灯,不知是怎么了。第二天一问,原来全剧两个多小时的演出中,在第四幕第 50分钟的时候,一位观众正看戏,旁边坐着一小偷偷东西,被偷者“梆”的一把将小偷抓??,对小偷说“你不许走”,随即请场务员报了警,两人接着看戏。一个被偷的,一个贼,两人手拉手看着戏,还一块儿乐,一直到把戏看完后,警车接走。

  再有一次,在天津演《窝头会馆》,第一幕刚开始,台上就觉得台下怎么这么乱呀,转身用眼偷着一扫,只见在剧院两阶之间,俩爷们儿在地上滚着抡上拳头了。边上的观众还小声地劝阻 :“别出声,别出声。”俩人应了“好好好”,憋着声继续打。

  何冰回想着当时的情况,一边笑,一边说 :“一个演员面对这样的观众,难道不值得吗?怎能不玩儿命地表演呢?”

  何冰说 :“你问我在剧院演话剧,值不值?我愿意回剧院演戏,只是希望剧本难些,更艰涩点儿。年轻时害怕困难,中年是渴望困难。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,困难是让我前进的真正原因。”他非常热爱这行,总念叨没干够,没干够。期望只要身体还好的情况下,永远在舞台上。如果有一天两个小时顶不下来,希望表演的密度越大越好。

  谈到社会热议的一个话题——“小鲜肉”,何冰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没有一点抱怨。

  他说,我们都年轻过,虽然不是小鲜肉,演技也好不到哪儿去。现在有小鲜肉现象是时代的恩宠,说明国家进步了。大家把小鲜肉片酬的问题歪曲了,因为数字太惊人了,把大家的视线带走了。新中国刚成立时马连良两次降薪整 1200 元,那时普通老百姓(603883,股吧)工资十几块,可大伙谁也不说他挣得多,都没意见,人家有本事,配呀。只要有相应的手艺,就应有高待遇。现在演艺界的一些人没手艺谁都知道,他们还没学呢就被扔进了市??,他们不是演员,只是充当了为老板赚钱的工具。另外,审美审美,美是审出来的,大家审美的标准变了。对于这些年轻的艺人,不用为他们多担心,生活会教育他们。日子慢慢地过,艺术这碗饭能养小也能养老,自己能否吃好老天爷给的这碗饭,全在自己的悟性。

  是啊,全在自己的悟性。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看来光做到认真演戏,清白做人还不够,还得不断地攀登。

(责任编辑:赵艳萍 HF094)
分享到: